虹音梦呓

论云梦双杰如何和好

“江澄!”魏无羡红了眼眶,一拳向江澄身上打了过去,“你真当我是 傻 子 吗?”
“你说呢!”江澄堪堪拦住魏无羡的拳头,另一只手顿也不顿的打向魏无羡的脸,大吼。
“你说!你说!你的金丹到底是为了谁丢的!”魏无羡迅速将头一撇,同时空出的一只手㧓住江澄的手腕,瞪了过去。
“除了你还有谁!还有谁!”江澄毫不客气地回瞪过去,同时一条腿扫向对方下三路,“说好的云梦双杰呢!都 T M 去哪儿了!去哪儿了!”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声音愈拔愈高,顺带一只手挣开化掌为刀狠狠劈向对面这人颈后,“魏无羡你可真是……好样的啊!”
魏无羡也一腿撞上对面的腿,同时上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一边歪去,“你告诉我!你告诉我啊!”他看准空挡,擒住江澄劈空的手,狠狠一扯。
魏无羡也一腿撞上对面的腿,同时上身以一种不可思议道狠压下去,“你说!你说啊!”
魏无羡被惯倒在地上,见江澄也压在他身上,毫不犹豫一拳过去,正中小腹。又抓住打到地方的布料,大吼道:“那谁叫你去引修士的,江澄,谁叫你去的!我被抓就被抓了,可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去引!”
江澄被打到,闷啍一声,一手也毫不客气的回了过去,在对方脸上留下一块红肿,“为了你啊!什么叫被抓就被抓了,江家的人,命都归我!”他一条腿也踢了上去,声音逐渐哽咽,“你想剖丹就剖丹,想救人就救!……云梦双杰呢……姐姐呢……莲花坞呢……都去哪儿了?”一双杏眸水光轻闪,江澄顿了顿,又问,“我问你都去哪儿了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生生受了江澄全力两下,魏无羡却是并不怎么觉得疼,心口一处紧紧收缩,从来都含着笑意的一双眸子此刻满是泪水,冰凉咸涩的液体流了满地,却连擦一擦的兴致都没有。声音也是嘶哑到了极点,却依旧倔强的看着对面那人。
江澄顿了一下,许久,才突兀发声,魏婴也静静地听着,好似之前激烈的打斗从未发生,他听见江澄问,什么时候。他也听见他自己的回答,在晚上格外清晰:“观音庙之前有了一个模糊的印子,之后才有了想法。”他听见自己顿了顿,又说:“我会鬼道。”
真相被揭开,是了,江澄想笑,凭这人的聪明和本事,又怎么能瞒住他,只是到㡳笑不出来,到了最后,竟然也是只剩下一声长叹。沉默良久,魏无羡忽笑了笑,道:“走吧,再喝点,师妺~~”
“叫谁师妺呢!”江澄任魏无羡勾上他的肩膀,走进夜色里。

番外
喝完酒走出酒店不远,澄、羡二人勾着脖子走在一起,忽见平地一声惊雷,竟是蓝忘机黑着脸站在路口,平静的看着两个人接触到的地方。
然后…………
江澄在第三天仍未见到魏无羡后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: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2333